首 页 点击收藏 设为首页 常德档案信息网
局馆简介 政策法规 工作动态 办事指南 网上展厅
珍档荟萃 临澧风貌  党务政务公开   档案开发利用

太浮山往事
2018-3-2 17:37:24更新 来源:临澧县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作者:胡达武 阅读:

                 我生于在太浮山下,是太浮山哺育了我成长。没有她,就没有我的今天!去年,我写了《难忘,故乡太浮山》一文,讲述了我终生难忘上太浮山摘阳桃、挖野葛、砍山竹的故事,被《湖湘文化》发表。但这仅仅有如打开了我珍藏心中几瓶清香甘甜的美酒,还有许多动人的故事仍时常在我脑海中浮现。为此,我便写下了这个续集。

   

故乡太浮山养育着世世代代的太浮子孙。伐松树是我发生在故乡太浮山上的又一故事:

太浮山盛产竹木,松树是太浮山最最主要的木材产品。

松树属常绿乔木,高大挺拔,多栋梁之材。同时其观赏价值极佳,从皇家古典园林到现代民居都能见盆景,名胜黄山的黄山松更令游人叹为观止,松树也倍受历代诗人赞美,她是坚韧不拔精神的象征。

太浮山上的松树属原始次森林,解放初期,漫山遍野,高大挺拔,可经过五十年代大炼钢铁的破坏,以及后来的滥砍乱伐,山上粗大的松树所剩无几。在我最早登山时,我还看到太浮山前山有两人双手合围粗的松树百多棵。而当我上太浮山砍伐松树时,一人双手合抱大的松树也不多了。

1972年春,我家房屋因白蚁侵食破坏需要木材翻修,就经当时的公社革委会批准,办了五蔸树的砍伐证,上太浮山砍伐松树。当时办砍伐证,需由本人申请,经申请人所在地村里签批,尔后到树木所属村签署准伐意见,再到公社革委会领取砍伐证。当我持砍伐证,到雷水村黑沙溪的太浮山半山腰砍伐松树时,山上只有一些面盆大小的树木。这是我第一次上太浮山伐松树,也是第一次砍伐这样大的树,我在父亲的指导下第一次学会了伐树。伐树是一件既危险又技术性很强的事情。伐树时,必须首先选准倒树的方向,倒树方向必须向山下且没有或很少有树木阻碍,其次是要掌握伐树机巧,只能在准备倒树方向的树的那一面下锯,当锯到树的约一半时,再转到树的另一面开锯,开锯时锯口要略高于前一次锯口,这样被伐的树才会按照预定的方向倾倒。那一次伐树,开始一直很顺利,但伐到最后一棵树的时候,却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倒树时树偏了一点,树倒在了一棵小树上,离地还有1M多不能落地,我只好爬到树上面去砍树枝,砍着砍着,突然脚下一滑,我人从树上摔了下来,所欣的是,我人年轻,手脚灵活,摔下来时抓住了一个树枝,有惊无险,一点伤也没有受。

松树伐倒后,我与父亲又将每棵树锯成2.4M长的短筒,每棵树至少都锯了五截以上。树桐锯完后,我又与父亲两人一筒一筒子的用肩膀借助杈棒托肩的辅助抬下山,遇上陡坡无法用肩抬的地方,就用杈棒推着滚下山,待滚到人能抬的地方就再用肩去抬。树筒很沉很重,每截至少150市斤以上,一路上实在抬不动了,我与父亲就停下来用杈棒托着休息一会儿,或者用杈棒托着从一个肩膀换到另一个肩膀后相互交替着再继续抬。那时,我还未满18岁,又因长期读书很少参加重体力劳动,抬过几趟树筒,我的双肩就被磨破了皮,渗出了血,到了晚上,双肩肿得象两个馒头似的,火辣辣焦疼,而我仍坚持到第二天全部将树筒抬下山,运回家。

象这样伐松树的事,我还经历了一次。那是1971年的春季,那时我还在龙潭中学读高中,学校为了给学生增加课桌,在太浮山上伐了一批松树,组织学生进行搬运。那时,同学们都很年轻,力气不足,而每筒树却又很重,大家就发扬蚂蚁搬家的精神,对两人抬不动的树,就三人抬,三人抬不动的就四人抬。然而,却因人多力不匀,就发生了很多次小的事故,而我也在一次小的事故中受了伤。当时,我们三个同学抬着一筒树在山上慢慢地移动着,在下坡时有位同学不小心摔了一跤,树筒滚落在地,我的左肩膀也因此被严重扭伤,致使以后数十年还一直隐隐作疼。

太浮山原有的莽莽松林,在她的无私地奉献和人们无穷无尽的砍伐中早已风光不再。那时,我也只知道自家的需要去砍伐松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保护自然环境,什么叫做保护我们人类自己的家园。

  

栽杉树,是我发生在太浮山上的又一个难忘的故事。 故乡太浮山是座母亲山,在漫长的岁月中,她尤如一位善良的慈母,用自己甘甜的乳汁尽心尽力地哺育山下所有的儿女,而她却无私的奉献中自己慢慢的老去。随着太浮山的过度开发和利用,山上的参天古木没有了,奇珍异宝稀罕了,特别山上东南边的各个山峰,原本是原始森林密布,奇花异果遍山,珍稀禽兽随处可见,可经过大炼钢铁,滥砍滥伐和毁林开山等几番天灾人祸,不少山峰已变成了荒山秃岭。

1972年以后,为了保护母亲山,再造生命源泉,太浮山下的数千名儿女,在当时公社革命委员会的统一指挥下,登上太浮山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植树造林活动。

当时植树造林所栽培的主要是杉树。

杉树属杉科,是一种多针叶常绿乔木,树干端直,树形整齐,是我国南方人工造林最主要的树种之一,一般只要10左右年就可成材。广泛用于建筑、桥梁、电线杆、造船、家具和工艺制品等方面。

我上太浮山上栽杉树是1973年的初冬,那时的我,已经从学校回到了农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公社社员。在全镇的植树造林活动中,我光荣的成为了一名母亲山的建设者。当时,全镇数千名社员分批登山造林,全都驻扎在接近太浮山顶的原常德师专的太浮山分校内,以分校四周为造林区域,以“建设太浮山,营造万亩杉林”为口号,开荒垦山,植树造林。我如今还清楚记得,当时我们村11个生产队,200多人,自带伙食行李,在山上整整奋斗了一个多星期,开山200多亩。

开山时,先在垦山区四周砍出一道很宽的防火隔离带,再放火烧山,待烧山过后,再全面挖山。挖山多用扁锄(又叫二叶锄)和挖锄,扁锄挖地,挖锄挖树蔸,挖掉所有烧过的树蔸,将地面翻挖一遍,当地面翻挖完后,由开山造林指挥部统一派人划行点蔸,确定栽树挖坑的位置,再按蔸点石灰痕印,开挖长宽深各一米的准备栽树的坑,挖好后经过统一检查验收合格后才能算数。

最初,我在挖坑时总是要挖成锅底形,验收全部不合格,经过返工多次。后来挖得多了,找到了挖坑的决窍,才挖得又快又好。同时,挖坑也很碰运气,运气好,遇上沙土地,半天可以挖上好几个坑;运气不好,遇上岩石地,一天也难挖上两个坑。那时生产队按挖坑多少记工分,为了多争几个工分,自己只得拚命地使劲挖,尽管十个手指都打满了血泡,但始终咬牙坚持。

那年天气很冷,太浮山上更冷。晴天,早上寒霜似冰,手脚僵直难动;雾雨天,寒风如刀,身心分秒难挨。但为了完成造林任务,也为了给自己争口气,我只得拚命坚持,当时以“战天斗地其乐无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的革命精神为动力,挖坑时,时常是衣服外全被雾雨和寒霜淋湿,衣服内全被汗水浸湿,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自己因患上感冒,一直是鼻涕长流,喷气不断,身冷了只得紧紧腰带,感冒了只好喝碗姜汤,“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那种又苦又累的情景真是难以言表,本来十分瘦弱的我,七天下山时,仿佛成了一根干柴。

我们当时挖好的树坑,并没有急着栽上杉苗,而是经过了一个冬天的冰冻风化后,才在第二年春节后由指挥部统一栽上杉苗。古人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几年后,我再上太浮山时,只见新栽的杉苗,已有人高,林海茫茫,葱葱绿绿,漫山遍野,一望无际。此时的我,满心欢喜,为自己曾经付出的辛劳感到高兴,为杉林的壮阔景象感到骄傲!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几十年过去了,自己参与开山栽培的杉树早已成材砍伐。太浮山上栽杉树是我为母亲山所做过的第一次付出,也是唯一的一次付出,是我对母亲山养育自己的一次小小回报。追忆往事,虽有一丝丝的心慰,但更多的是遗憾,深感自己已步入暮年,再也无力为母亲山有所付出,有所奉献了。

              

 我作为一名游子,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就再也没有上过太浮山,重上浮山已是近30年之后。200377日,我们单位组织干部开展登山活动­——攀登太浮山,我才重游故地。

那次登山,单位按局机关和基层分局设五个分队开展竞赛。当时,我虽年近半百,却因从小农村长大,体质较好,加上平时还较为活跃,便负责了这次活动的宣传拍照。

我们从太浮镇王化村境内的中路登山,中路坡陡路窄有如羊肠,石阶如云梯宛延而上,山脚楠竹堆翠直达山腰,路旁灌木蔽日连接峰顶。登山中,我时而抢在人群的前面举相机拍照留影,时而停在路边挥手鼓动,高声大喊“加油”!一路上,大家你追我赶,争先恐后,不分男女,不论青年老年,大家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要为所在单位争光,要争先要夺冠。当然,也有几位年老体弱的人员被远远抛在后面。但是,他们并不气馁,他们有的杵着木棍,有的相互搀护,一步一步艰辛地向上攀登着,坚持不到长城非好汉,不登山顶不回头。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竞争,最终以第三登山队红旗第一个插上峰顶而夺冠。后来,我拍摄的登山照片被《常德晚报》所刊载。

此后,我们单位每隔一至两年就要举行一次攀登太浮山的活动,有时走中路,有时走南路,南路在太浮镇雷水村境内,有简易公路直达上顶。

20104月下旬的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我们单位90余名干部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再次开展了攀登太浮山的登山活动。上午八时,大家乘车从机关出发,一路沐浴着朝晖霞光,饱览沿途新农村建设的大好美丽风光。车行山下停车,我们下车站在山脚,眼望四周,满目青山绿水,大家高兴而大口地呼吸着清新空气,人人笑容满面,个个精神焕发。我因早已年过半百,被分配到中老年登山组,虽然没安排什么职责,但我仍自带相机,沿途拍摄了不少照片,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回忆。

我们从南路登山,指挥员一声令下,大家如泉喷发,不分男女老弱,一个个劲头十足,热情洋溢,一步不停地向前攀登。勇者进,强者胜。本人不愧儿时农村的磨历,成就了一个健康结实的身体,第一批到达山顶,夺取了中老年组第一名。我站立中峰峰顶极目远眺,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群山小”之感。登顶之时,山下晨雾尚未退尽,远处的小山、水田、池塘象被一层薄纱掩盖的山水画,有如梦幻的人间仙境一般。我身临其境晃如身处仙山琼阁,心潮涌动,情不自禁,拿出自带相机,心随快门闪动,撷下了一个又一个美好的纪念。在返回途中,我不禁作了四句打油诗以示纪念:队伍建设写新篇,“五一”勇登太浮山。强身健体炼素质,勤廉兴税心更欢。

事后,我写了一篇《临澧地税局庆“五一”勇登太浮山》的稿件,被《常德地税网》登载。

一次又一次的竞赛登山,一次又一次的心境提炼,我虽随着时间的流失而一天天的老去,然而,我每次参加登山,都会站立中峰之巅,极目远眺,一次又一次的欣赏这美好的故乡太浮山,这时,我的心儿就会伴随着空中白云慢慢的飘向远方,带去我无穷无尽的思念…… 

太浮山是临澧境内最高山,主峰海拔604.5米,航测面积6.6万亩,地处常德市、石门、桃源县城之间,交通方便,地理位置极佳,是一座典型的城市公园。太浮山风光绚丽。山上奇峰峻峭,层峦叠翠,谷幽崖险,松竹掩映,白云缭绕,岚气腾腾,山脚水库星罗棋布,山、水、石、林巧合成景,一年四季,鸟语花香,气候宜人,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尤其是自古以来“二十四景”江南闻名。但是浮山秀丽却因解放初期匪患破坏。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临澧县委、县政府着重抓紧太浮山生态旅游区开发。如今,金顶大庙等一批核心景区已经建成恢复,还有一批项目正在抓紧建设中,一幅赏浮山绿韵,采湘北风情,朝太浮仙山,游武陵胜境的美丽画卷,正缓缓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赏樱花。登山途经的樱花谷是近年新开发的特色景点。太浮山樱花谷拥有连片近万亩天然野生樱花林,主要有尾叶樱、微毛樱等群落类型,独特品种有9个,约10万多株,其中树龄30年以上的树株3万株左右。据文献报道,野生樱花在国内多为散生分布,太浮山野生樱花群落实属罕见,是湘西北极为理想的精品踏青旅游景点,也是湖南省唯一的野生樱花种源保护基地。阳春三月,浮山樱花竞相开放,峰顶峡谷、满山遍岭,一片花海,阳光下,红黄白紫,霞光闪耀,花涌如潮,蔚为壮观。无数游人沉醉其中,各种采风活动络一不绝,有的现场赋诗作词,有的花间摄影拍照,有的林中哼曲歌唱,场景好不热闹,尽显浮山无限美丽的自然风光。

拜大庙。太浮山金顶大庙宣鉴禅寺始建于唐宪宗元和年间,为全国著名的禅宗圣地。解放初期,因匪患毁于战火。2005年湖南省政府批准开放太浮山佛教道场,2012年重建金顶大庙并完工开放。如今,大庙高居峰顶,巍峨雄伟,金碧辉煌。登南门拾级而上,大雄宝殿前三大香炉并排而立,中间塔炉高大壮观,仙雾缭绕。站在塔坪放眼四望,太浮山美景尽收眼底。步入宝殿前门,殿中金身佛像栩栩如生,正中释加牟尼佛、阿难、迦叶尊者,左右为阿弥陀佛、药师佛;迎北门正面净水观音,两面还有文殊、普贤菩萨等佛像,个个威严有加,佛光普照。信者朝拜,叩首祈福,菩萨普渡众生,令游人留连忘返。

站点地图 | 局馆介绍 | 机构设置 | 办事指南 | 法规标准 | 网站声明
临澧县档案局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地址:临澧县委院内 电话:0736-5822663
技术支持:临澧县信息化办公室 网络提供:中国电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