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点击收藏 设为首页 常德档案信息网
局馆简介 政策法规 工作动态 办事指南 网上展厅
珍档荟萃 临澧风貌  党务政务公开   档案开发利用

舌尖上的回味
2018-3-2 17:40:30更新 来源:临澧县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作者:卞德模 阅读:

 

 

临澧钟灵毓秀,在这块撒米都能发芽,种什么就收获什么的沃土上,曾生长出许许多多品种不同的名优土产,也生产出风格各异的地方美味。

我一进入社会,就在农村巡回放映,走遍了全县的村村落落。自然也就少不了一些舌尖上的口福,对各个地方的土特产和风味小吃都能如数家珍。当时,我们还把各地颇有特色的吃货编成顺口溜:“鳌山的麦李太浮的枣,七重堰的甜酒清水堰的饺,杨板的千丈杉板的蒜,吴家场的板栗葫芦凸的桃,洞子坪的红萝卜,赵家巷的‘大红炮’。”有幸的是,这些吃货我都尝了个遍,每每想起,总会回味无穷。

这些土特产中,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要算鳌山的麦李。

记得那是1973年,我所在的电影队负责柏枝和珠日两个公社的放映,到鳌山大队放映的那天,刚巧鳌山逢场,又值麦李成熟季节。吃完早饭,我们电影队3人早早就来到鳌山墟场。那时的鳌山墟场就是一条不长的直街,街道两旁挤满了错落无序的装着麦李的菜篮和箩筐,有的干脆在地上铺着塑料薄膜,把麦李堆在地上面像一座座小山包,似乎快把那条本就有点飘摇的街道都快压断了。那些熟透的麦李,红的、紫红的、红绿相间的……散发着特有清香,撩拨着我的心扉,使人忍禁不住地想走近去尝上一口。记得当时我们3人就在墟场上饱食了一餐,连午饭也没有吃,那个美啊,至今想起都流口水。

太浮的枣儿,人们称为沙枣,个大、味甜、松脆。因我到太浮放映不多,去时又没有赶上枣熟的季节,对太浮枣儿的体味仅是从当时同事们带回来礼物中获取。

七重堰的甜酒香醇可口,酒汁清澈,用地道的自制酒曲酿制而成。那时,七重堰只有一家饮食店,甜酒是那家店里的招牌食品。到那里的人,都会来上一碗,特别是夏季,当你顶着骄阳走入店内,吃上一碗香醇清凉的甜酒,留给你的便会是一股甜甜的、爽爽的回味。

想起七重堰的甜酒,便会勾起我一段童年的回忆。

七重堰距我老家不过三四里地,是修梅境内一个最大的农村墟场,我从小经常随母亲到那里赶场。每到场上,我总会赖在那甜酒摊上,缠着母亲要买甜酒吃。虽说那时甜酒只须五分钱就能买上一大碗,但过惯了紧日子的母亲总会舍不得花掉她认为不该花的那份钱,我也常常会为此免不了屁股上挨上几个巴掌,过后,我会看见母亲眼里旋转着泪花,一边用手擦拭着我腮边的眼泪,一边摸摸索索从口袋里掏出用手绢裹了又裹的几张毛票,咬咬牙抽出其中一张,为我买上一碗。而她自己则默默地座在一边,看着我贪婪的吃相。我要分她一口,她总会以“我不饿”来推辞。至今想来,我都为当初的不懂事而愧疚。

清水堰的饺子皮薄肉嫩,加上厨师佐料搭配得好,吃起来总比其它地方的饺子味道要好一些。一次,我和同事在烽火花园大队放映,接到通知第二天回县开会,我和他说好到清水堰吃饺子。一早,我们从花园大队出发步行回县,一路上尽管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但还是坚持到清水堰连中打早。那次,我们每人吃了三大碗。

杨板千丈名气由来已久。它采用传统方法制作而成,具有皮薄、柔韧、耐放、原味足的特点,可素炒、凉拌和作火锅料,较其它地方生产的千丈更受食客喜爱。2007年,因拍摄专题片,我曾在该项目传承人唐晓军家里目睹了杨板千丈制作中的选料、洗净、浸泡、磨浆、过滤、烧浆、点卤、浇浆、挤压、凉干等10道工序的全过程。据唐晓军介绍,千丈制作的核心技术是放入石膏的时间和比重。同时,他还说:杨板千丈的质量除了要严格按照传统工序操作外,在很大程度上离不开当地种植的黄豆和那条由地下流出的水源。

在上世纪70-80年代,杉板的大蒜称得上是高山打鼓——响声在外,即使是省城里的长沙人,每年都会碾转托人购买。那时杉板的大蒜,果大、辣味浓、冲劲足。我喜欢那种冲劲和辣劲,更喜欢妻将蒜果切成薄片后用花椒和青椒合炒,下饭时会让人食欲大增。记得有一次妻在做饭,安排我剥一颗大蒜果,没有做过家务的我拿过一个大蒜果,三下五除二就剥完了,谁知把剥的蒜米送到厨房,剥过蒜果的手指立时出现灼痛的感觉,并且越来越强,痛得我赶紧到水龙头下不断冲洗也无济于事,这种灼痛差不多个把小时方才消失。事后妻告诉我,这是蒜汁浸入皮肤产生的结果,剥蒜果前,须在手指上抹上一点菜油才能避免。去年,我又一次剥蒜果,开始忘记了曾经的教训,待想起时,已经剥得差不多了,我担心当年的那种灼痛又会出现,不想始终丝毫没有那种感受。妻告诉我才知道,现在我们食用的大蒜都是从外地运来的,完全没有了当年杉板大蒜的那股冲劲和辣劲。

吴家场就在杉板的青山村,当年那里有几处板栗树林,每年秋季,板栗成熟的季节,我们都会到那里弄回一些,它比现在的杂交板栗要香一些,味道也更纯一些,鸡肉炖板栗也就自然成了我们那个时代的待客佳肴。

葫芦凸是官亭水库中的一个小岛,面积不大,那里的桃子曾经很有名气。每当桃熟季节,远近的人都会纷纷到那里去买桃子。那时候葫芦凸的桃子没有现在市场上的桃子这样大,这样漂亮,而是外青内红,桃核边呈血色,人称“血桃”。成熟后,肉与核会自然分离,俗称“脱骨桃”,又因与小麦一同成熟,故又称“麦桃”。那种桃子很甜,水汁也多,熟透后落口消溶。

据说洞子坪的红萝卜解放前就已名贯九澧。那种萝卜只有洞子坪的沙性土壤才会生长,其它地方长不出来,它不像粘性土壤上长出的萝卜那样水化,很干瓣,最适合炖来吃或腌制。那时候我家每年都会买上一两担红萝卜,用一口大缸腌后或晒干,或装在复水罈里,是春夏雨季家里餐桌上的主菜,那种又脆又有点酸酸的味道,而今想起来都感觉蛮好吃的。

赵家巷的“大红炮”,又称“灯笼椒”。那可是临澧的一大特产,也是修梅的一张名片。它皮薄、肉厚、肉质细嫩,辣味很淡,可爆炒,也可烧熟后凉拌,吃起来有一股清甜的味道,是餐桌上不可多得的佳品,现在市场上的大辣椒简直与其无与论比。那种“大红炮”只有鸡山的水土才能栽培出来,因此,它的主要产地只在当时的鸡山、万福两个大队和赵家、闸家靠近鸡山山脚的几个生产队。记得有一年,我父亲在鸡山一朋友处弄回一把“大红炮”秧苗,尽管当时家里自留地面积不多,母亲还是将这些秧苗在菜园里栽了一大垅,精心伺候了好几个月,满心希望收获后能换上几个零用钱。可结果长出的辣椒只有算盘珠儿大小,让母亲着实懊恼了很一阵子。

之所以称其为赵家巷的“大红炮”,是因为赵家巷当时是一个比较大的墟场,每当“大红炮”收获季节,种椒的农民便会将最大最红的辣椒挑到墟场上去卖。这时赵家巷街道上便会更加热闹起来,十里八乡的人都会到这里走上一趟,带上几斤“大红炮”让家人尝个鲜,不少城里人更是用自行车一麻袋一麻袋的驮回城里,这时等候已久的干部职工蜂拥而至,将那些麻袋里的“大红炮”抢个精光。不一会,家家户户的厨房里便会飘出一缕缕椒香。

据说,当时赵家巷的大红炮不仅在省内外享有盛誉,就连物资丰富的香港人也十分钟爱。有人在80年代初曾在赵家巷收集了一批大红炮,装了足足两大货车运往香港,可惜正值七月酷暑,高温天气下,缺乏保鲜措施,加上当时交通不便和海关耽误,四五后才运抵香港,两车鲜货全部腐烂而从此结束了“大红炮”的香港之旅。

时光一晃经年,虽然当年临澧的那些地方特产在不经意间大多随同时光慢慢逝去。但那些舌尖上的回味总会留存在我那叠剪不断的残片里。我也曾在农贸市场徘徊,映入眼帘的瓜果食品尽管五光十色,品种多多,可那些地道的吃货却很难搜寻得到。我常常纳闷,那些传统的特产怎么就一个个都不见了。有人告诉我,有些已经被杂交产品所取代,有些是因为缺乏地方品牌保护意识而变异消失。我曾在赵家巷询问那里的“大红炮”为什么没有了,就连当地人也不明白曾给他们带来骄傲和财富的那块土地怎么就再也种不出当年的“大红炮”,就如同神话中的“酒泉”被神仙收回法力后流出来的是水而不再是酒一样。有人说是长期使用化肥后土壤中某种矿物质减少而导致物种变异,有人则说是因为没有采取区域性保护,栽培中与其它辣椒和植物花粉长期杂交,将原本的基因破坏,导致原生态的种子失传。听到这些,心头顿时一股迷茫与失落,那样一个好的品种,竟在不知不觉间就失去了,从此也不复再有了。

人生中有很多值得去珍惜的东西,就是在不知不觉间失去的,当拥有时并不会十分在意,一旦失去才发觉竟然那么珍贵,当意识到这一点,留给你的只是一种深深的遗憾和无奈。

尽管舌尖上的回味已成为遥远的过去。有一句歌词说得好:“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知足的是,我曾经拥有过当年那些体味,才会有而今难以忘怀的回味。

 

站点地图 | 局馆介绍 | 机构设置 | 办事指南 | 法规标准 | 网站声明
临澧县档案局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地址:临澧县委院内 电话:0736-5822663
技术支持:临澧县信息化办公室 网络提供:中国电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