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点击收藏 设为首页 常德档案信息网
局馆简介 政策法规 工作动态 办事指南 网上展厅
珍档荟萃 临澧风貌  党务政务公开   档案开发利用

安福蒋家的荆河情缘
2018-3-2 17:41:14更新 来源:临澧县湖湘文化交流协会 作者:周启初 阅读:

   

安福蒋家有着浓厚的文化艺术氛围,安福蒋家人有着极高的文化艺术品位,吟诗赋词、琴棋书画、吹拉弹唱,世世代代绵延传承,尤对地方戏曲情有独钟。他们不仅以唱戏、看戏为享受、为娱乐,而且还把戏曲作为教化育人的一种重要形式和手段。他们认为:“以戏曲为鼓吹教化之震霆,伶人之卓卓有声者,足以推倒一世而开拓万古”(此语原载《蒋氏宗谱》)。请看,几百年前的安福蒋家人尚能把文学艺术提升到如此高度,实在难能可贵。

他们十分注重培植地方文学艺术。曾经风靡淞澧平原近二百年,唱红湘、鄂、川、贵数省的临澧荆河戏,则渊源于安福蒋家近二百年的精心培育和传承。

                 千里姻缘一戏牵

蒋永钦次子蒋正兆,字卜三,生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二月二十三日,妣赵氏,所生三子:大哲、大绳、大利。

三子蒋大利,字次亨,生于乾隆二年(1737年)九月二十六日,殁于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三月初一日,享年五十岁。大利出生未满半月,其父蒋正兆就于乾隆二年(1737年)十月九日去世, 存年仅四十八岁。

蒋正兆去世后,夫人赵氏经营着家庭万亩田产,把三个均未成年的幼子拉扯成人。好在儿子们都很争气懂事,长子、次子已经娶妻完配,一家人倒也过得团团圆圆,红红火火。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年届二十四岁的蒋正兆三少爷蒋大利,奉长兄蒋大哲之命到湖北收租。租谷收齐后,已是秋九月。这一天,蒋大利押运粮船泊湖北石首大码头,已是日暮时分,准备明天一早去张家粮行交割。当晚无事,蒋少爷到石首街头闲逛,看到戏园门口挂着海牌《北邙山》,正在唱戏。这蒋少爷便买票进去。蒋大利自幼爱好文艺,尤喜戏曲,看过不少元明杂剧和戏曲读本。他来到戏院,边看边品。《北邙山》又名《邙山射猎》。东周列国时,夔妃久居深宫,郁郁寡欢,周襄王携其往北邙山射猎取乐。夔妃见随行的二王爷姬叔岱年轻英俊,武艺出众,顿生爱慕之意,便以骑马射兔为由,要姬叔岱保驾,以避开襄王,趁机向姬叔岱卖弄风情。剧情演得逼真可信,唱做念打精彩绝伦。一打听,原来这戏班是本地大财主张继善张员外的家班子。

蒋大利一听大喜,自己要找的不正是这个张员外吗?原来这个张员外,名叫张继善,乃长江流域富商巨贾,靠着长江这得天独厚的黄金水道,和横跨长江南北两岸的淞澧、江汉两大富庶平原,主营粮食购销产业,积累起了万贯家财,捐了个礼部员外郎,人称“张员外”。多年来,张员外和安福蒋家有着深厚密切的生意交集。蒋家在湖北一带收取的租谷,大部由其收购。

张员外一个儿子早已成家立业,三十九岁时生了一个千金小姐,从小娇生惯养,视若掌上明珠。这小女儿自幼聪明玲俐,且天生丽质,夜莺嗓子,多才多艺,喜好诗文,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无所不能,就是不习女工。“幺儿幺女命肝心”,张员外也就由着她。多少公子王孙千方百计、削尖脑袋上门提亲,这张小姐自视清高,就是不屑一顾,认为这些人都俗不可耐。因此高不来低不就,今年已二十有一,尚待字闺中。许多人因为得不到她而心怀妒意,故意贬损。当蒋大利问旁座的当地人,张小姐为何尚未出嫁时,那人噗哧一笑,随口念了本地的一首民谣:

张家小姐好容颜,远近无人不垂涎。昨日一滴相思泪,今朝还未流腮边。莲步刚进大门槛,额角早碰画堂前。琴棋书画吹拉弹,偏喜优伶不爱汉。

蒋大利听罢,只当趣闻轶事,莞尔一笑。听说这张小姐多才多艺,心下也就有了几分爱怜,于是回客栈歇息,一夜无话。

第二天,蒋大利来到张家粮行,投过名帖,洽谈生意。以往都是蒋家父兄和张家来打交道,今年换了这三少爷前来,风流倜傥,斯文儒雅,彬彬有礼,谈吐不凡,张员外心下已有几分喜欢,格外殷勤接待。生意很快谈妥,张员外在豪华酒楼设宴款待。

酒足饭饱之后,张员外邀请蒋大利:“三少爷初来乍到,晚上务必屈尊来老朽家品茶,吾张家班为少爷献丑接风洗尘。”

蒋大利一听大喜:“老爷如此礼贤,晚辈敢不遵命?”

当晚,蒋大利如约来到张家,宾主共入张宅戏楼。但见戏楼富丽堂皇,装祯精美,灯火辉煌,八位礼仪小姐引客入席。刚一坐定,又有一十二位绿衣红裙的舞女踏乐而至,翩翩起舞。张员外介绍:“戏台上隔珠帘弹琵琶伴舞者,即小女淑媛也。”蒋大利放眼望去,但见小姐怀抱琵琶半遮面,又隔着晶莹耀眼的缕缕珠帘,哪里看得清张小姐的庐山真面目?张员外又频频敬酒,殷殷奉茶,一应果蔬点心,琳琅满目,弄得蒋大利应接不暇。这时,张员外抬起双手,轻拍三下,立时“闹台”响起。先是“打加官”。戴着面具的天官,由领班报了“安福蒋家三少爷加官”后,扯出了“连中三元”的字幅,蒋大利见状,立马吩咐随行伙计封好五两红包赏了戏班。接着正戏开演。检场的将海牌挂在台口,上面白粉写着《采桑逼封》。剧情大意是:春秋时,齐景公与相国晏平仲郊外射猎,遇采桑女钟离春,以辩才难倒景公,并自荐要作景公王妃。晏相从旁插科打诨,景公最后留聘而返。

只见那饰演钟离春的旦角,口齿精准甜美,唱腔圆润清脆,做手利落细腻,五官俊秀,身材婀娜,似为女子装扮。这蒋大利正在心猿意马,胡思乱想,张员外却在耳边悄声说:“蒋少爷不要见笑,饰钟离春者乃小女淑媛也!

蒋大利不禁失口道:“啊!令嫒才貌出众,演得太妙了!

演出结束,张员外拉着蒋大利步入后堂,向屏风后叫唤:“都是世交了,无需避讳,淑媛出来见过蒋家三少爷吧!

霎时,但见珠帘闪动,张小姐由丫环搀扶出来。蒋大利凝神望去,顿觉神魂颠倒,差点失态。天啦,根本不是民谣中所唱的那样。虽然侧面看去额头有点微凸,而正面看来却是活脱脱美人胎。再看那一双稍凹的眼眶,镶嵌着两颗顾盼多情的丹凤眼,别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魅力!

张小姐首先道了个万福,接着樱桃小口微启,银铃般轻轻一声“小女子淑媛拜见蒋少爷”。这就象一道温软的电流,顿时浸透骨髓,把个蒋大利迷得如醉如痴,心旌摇荡,难以自持,不知如何应答。

张小姐一双玉手捧了一封金色绸笺递了过来,“小女子歪诗一首,敬请少爷不吝赐教。”

蒋大利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双手接过:“岂敢,岂敢,小生当虔心拜读。”眨眼再去看那张小姐时,她已宛若惊鸿,一扭娇躯隐入帘后去了。蒋大利若有所失,忙展开绸笺,只见上面写着:

昨抱琵琶面新容,今书素柬饯鲲鹏。相见何必曾相识,多情桑女戏文中。

那绸笺香气扑鼻,那诗文字字珠矶,那琴声音犹在耳,那秋波着实撩人!原来,这张小姐昨天在戏楼就已经注意到这位貌若潘安、风度翩翩的蒋家三少爷了。

来而无往非礼也。蒋大利回到客栈,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连夜草就和诗一首:

薄暮泊舟楚江边,两场戏文心已乱。珠帘响处倩影动,宛若仙女飘然来。道是三月桃花红,石首芙蓉秋更妍。手捧香笺贴胸窝,巾短情长人无眠。

第二天一早,蒋大利就命伙计将回赠张小姐的和诗托张小姐的贴身丫环秋红转交张小姐。就这样一来二去,张小姐贴身丫环秋红充当红娘,鸿雁传书,每日穿梭于张家小姐与蒋家三郎之间,甚至还周密安排二人幽会了那么两三次。大男大女,干柴烈火,早已海誓山盟,暗定终身。蒋大利在石首一连逗留了七天,与张小姐已是情意绵绵,难舍难分了。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张员外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与安福蒋家联姻,本是门当户对,更况这三少爷知书识礼,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若能做我的乘龙快婿,也是求之不得。还是小女有定力、有眼光,将她许配蒋家,我心也就踏实了。

临行之前,蒋大利拜见张员外,说回家秉告老母和两位兄长后,即刻前来纳聘求亲。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一月之后,蒋、张两家就把婚事、婚期全都敲定下来了。

第二年正月,安福蒋家雇请、装饰八条彩船浩浩荡荡驶赴石首娶亲。张家一应嫁妆自不必说,还为小姐陪嫁了一支由十二人组成的戏班,附带一应服装、道具、乐器。从此,这支戏班就在安福蒋家扎根落户了。

                     荆河悲歌

起初,这支十二人的班子,准确的说,还不算是真正的戏班,甚至连生、旦、净、末、丑这些角色行当尚不能齐备,严格说,还只是一支轻便的演唱小分队。但是,张小姐带着这支班子嫁到蒋家,终日吹拉弹唱,虽是人地生疏,却也其乐融融,这也给蒋家带来了无限乐趣。从此之后,大凡安福蒋家各户逢年过节、生儿满月、婚葬嫁娶、乔迁之喜等,这支戏班都会出场献演。后来演唱队伍不断扩大,演技水平日趋成熟,不断推陈出新,以至名噪一方,常常应邀赴各地各家演出。戏班里的石首人也大都在安福本地嫁人或娶妻,算是真正在此落地生根了。

张小姐带来的戏班虽然很是出息,不几年就名噪一方,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张小姐本人的肚子却一直不见长进,结婚已经好几年了,却并未给蒋家生下一男半女。蒋家抱子抱孙心切,望眼欲穿。

功夫不负有心人。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七月十五日,也就是嫁入蒋家七年半之后,张小姐终于为蒋家隆重产下一子(谱名光贤,字亭侯,号相轩)。顿时阖族大喜大贺,自家的戏班子连演七天七夜。

小光贤出生的第二天,蒋家就备礼派人赶赴远在湖北石首的亲家报喜。张员外老来又喜添外甥,亦是眉喜眼笑,合不拢嘴,即刻筹备厚礼,邀集众亲友,一行数十人,择吉前来蒋家恭贺。

张员外二老因年事已高,难耐数百里舟车颠簸劳顿,不能亲来安福县看望小外孙。于是千叮咛万嘱咐,务必待明年春暖花开,小外孙能坐能爬之后带来石首,小住数月。

转眼已是第二年阳春三月,风和日丽,小光贤乖巧可爱,张员外又捎来口信,朝思暮想小外孙。于是蒋家精心筹备石首之行。

为感念、答谢张家,蒋家不仅备了若干份厚礼,还别出心裁,让张小姐带着戏班回娘家汇报演出。也好让张家看看当初陪嫁的戏班,如今是何等的出息了!张小姐自然是乐得拍手叫好。

船队很快起程,一路顺风顺水,不日到达石首。张家欢迎场面隆重非常。众人歇息筹备一天。到了第三天,蒋家戏班在张家戏楼献演。第一场下来,就把张家所有看戏的亲朋好友全惊呆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张家戏班“嫁”到蒋家八年,竟然脱胎换骨,别开生面了。精湛的演技博得众人的一致喝彩。张家戏楼一连演了三天,座无虚席。于是一传十,十传百,石首民众都竞相一睹蒋家班的风采,对此,张家也觉得很有面子。盛情难却,戏班竟然应邀进入石首戏院,一连演了十日,亦是场场爆满。

蒋家戏班在石首大出风头,名声大振。半个月后,戏班起程打道回府,张家小姐母子还要在娘家小住数月。

天有不测风云。戏班船行荆河水面,突遇狂风暴雨,船只猛烈颠簸起来。稍公大喊:不要紧不要紧,这阵仗我见得多了,切莫惊慌,切莫乱动,就地坐下或卧倒,一切由我来对付。

面对如此惊涛骇浪,众人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肯听。特别是女士们,更是惊慌失措得大叫大喊,东跑西蹿。船只更是重心不稳,颠簸倾斜更甚,并开始进水。有几个女人见状,便慌不择路,甚至欲跳水逃生。这一来,惨祸就不幸发生了——重心失衡,船只侧翻,众人落水。

可怜一行男女演艺人员十六人,仅二男一女被救起,其余一十三人不幸遇难。

临澧老一辈荆河戏人大概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四月初八日——这是临澧荆河戏“开山鼻祖”的蒙难日。

                     重振旗鼓

蒋家遭此横祸,举族震惊哀恸。虽然不惜代价处理好了善后事宜,但由此而造成的阴影,却在蒋家人心里久久挥之不去。幸免于难狼狈而回的五位艺人悲痛欲绝,失魂落魄,相处多年的师兄弟姐妹,突然间阴阳两隔,哪里还有好心情。张小姐闻听噩耗,更如五雷轰顶,终日戚戚,以泪洗面,哪里还有闲心在娘家长住。尽管娘家人百般劝慰挽留,张小姐还是只住了一个多月就匆匆返回了安福县蒋家,但仍是每日闷闷不乐。

蒋家戏班就此偃旗息鼓。

转眼春节到了。蒋家人不禁触景生情,感觉今年特别冷清,人的心情也格外压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前几年,逢年过节,有蒋家班活跃,鼓乐喧天,笙歌动地,人声鼎沸,歌舞升平。可如今却是冷火虚烟,死气沉沉,张小姐也终日闷闷不乐。

又是一年春来到,气氛更是阴霾压抑。难道堂堂安福蒋家就如此不堪一击吗?

这一问题成了这年正月族人们聚会时的热门话题。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安福蒋家人是打不倒,击不垮的!我们要重建蒋家班,不能让社会看蒋家的笑话!蒋家人逐渐形成了共识。

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清明节。蒋族人齐聚祠堂,作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举全族之力,重振蒋家班!蒋家班的所有开支费用,一律在宗族公产中列支。蒋家班终于又重打锣鼓再开张了。以原有三人为骨干,另行扩招十五人。班子搭建以后,举行了隆重的开班仪式。

蒋家班的演唱曲调和风格,“初学吴腔,终带楚调”。楚调,起源于明初永乐年间,盛行于明末清初,是流行于荆楚一带的地方戏曲。它深深地植根于当地语言、风俗、乐舞、俚歌之中。由于楚调已深深扎根于广大人民和艺人心中,学别的腔调免不了要带出本地的楚调来。这种楚调,就是区别于吴腔、梆子腔的早期荆河戏。明末清初,李自成兵败湖北,一路逃蹿,后进入澧州境内临澧、石门一带。其随军所带的秦腔戏班艺人也就一路流散各地,他们带来的秦腔也随之在这一带流传开来,蒋家班无疑也吸收其大量艺术精华。蒋家班这次扩招之后,将楚调与秦腔南北融合,戏路子随之大大拓展开来。

蒋家班盛况空前,又为蒋家带来了添丁之喜。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冬月初三日,蒋大利次子光宾出生了(蒋光宾,字国用,号高塘,庠生)。

次年,蒋家班决定再次护送张小姐与光宾母子赴石首探亲并献演,以彰显蒋家班劫难重生的雄风。时间选在秋高气爽的九月,让小光宾在外公家过周岁。这次特地租赁了一艘高大宽敞豪华的“楼房船”,出发前,举行了虔诚的祈祷仪式后,即乘船起航。行至荆河蒋家班当年遇难处,抛锚停船哀悼,并抛撒祭物,祭奠在此遇难的蒋家艺人。这时,有人突发灵感:为了永远纪念在这里遇难的师兄弟姐妹们,我们这个班子就叫“荆河戏”班吧!众人齐声叫好。因此,蒋家班这趟赴石首献演时,就正式亮出了“安福蒋家荆河戏班”的招牌。

这是有据可考的“荆河戏”这一戏曲称谓的最早发端。清代文人刘竹荪在《江津竹枝词》中所记述的“班子人分上下河,今日名角恨无多。汉腔偏是客帮重,调爱荆河本地哥”的情景,是在嘉庆、道光年间,比“安福蒋家荆河戏班”晚了数十年。

                 安福搭班沙市唱戏

 蒋家班两次石首之行,不仅展示了戏曲技艺,更是彰显了为培植戏曲艺术锲而不舍、百折不挠、泰山压顶不弯腰的蒋家精神,使安福蒋家在湖北更是名声大振。自此,安福蒋家荆河戏班步入了快速成长、发展时期。在此后的数十年间,他们吸收各路精华,兼蓄并用,逐渐形成自己的体系格调。

这一时期,恰好是安福蒋家在经济上、政治上的鼎盛时期。雄厚的经济基础和显赫的政治背景也使戏班的发展如火如荼,一路凯歌。眼看蒋明试六十大寿临近,蒋家决定把荆河戏班做大做强,以庆寿诞。清咸丰元年(1851年),安福蒋家大张旗鼓,高调出台,大型专业荆河戏班“同福班”闪亮登场。

戏班不仅在蒋家各宅院、各祠堂戏台演出,还巡演于澧县、安乡、华容、湖北的松滋、公安、石首各地,名声越来越大。自此之后若干年,安福蒋家“科班”蔚然成风。

蒋定礼长子蒋保嫠,字东尹,号孟毕,生于清同治二年(1863年)腊月初八日。慈利县藉同知衔朱际敩,先后署湖北黄陂、应山、孝感等地知县,有长女生咸丰十年(1860年)二月十八日,年届二十,尚未婚配。朱公闻得蒋家公子保嫠英名,欲结秦晋之好。光绪六年(1880年),蒋朱联姻,洞房花烛。因朱公长期在湖北任职,湖北是有名的戏窝子,而朱家小姐自小就跟着父亲辗转于湖北各地,长期受戏曲艺术熏陶,喜好、痴迷戏曲。于是,在结婚时,朱家陪嫁了一个戏班,使蒋家班更是如虎添翼。

安福南乡(今陈二铺)三板桥有个财主杨秋中,很喜欢看戏。同治十一年(1872年),他寻访到先前蒋家班逆长江而上,远赴巴蜀演出途中,因装载道具的船只翻沉而滞留龙山县二梯岩的同福班名角王福云,他已在龙山戏班应聘授艺。杨诚恳要求他回安福县。经过周密安排,王福云于当晚演出后,冒着被捉后剁手挖眼或灌辣椒水的危险,跟着来人趁夜逃离龙山,匿入杨家,将一只眼睛弄瞎后改名雷光耀。受聘杨家,科班授艺,创办了“同庆班”。

后因种种原因,同庆班终不能维持。于是梅溪桥蒋家向杨秋中伸出橄榄枝,蒋杨两家联手合资共科“安庆班”。

 这王福云(此时已改名雷光耀)是生行名角,尤以嗓音高昂见长,不仅真嗓宽厚洪亮,而且假嗓也清柔甘美,故他所授的生、旦、丑、小生、老旦各行皆佳,独缺净行。因净行需要用“虎音”、“炸音”,为了保护嗓子,他当然不敢尝试,故而“百日挂衣”时东翁点演的三台戏《赐马挑袍》、《水擒庞德》、《徐母骂曹》中,暴露了净行不佳的弱点。恰在这时,从湖北沙市《彩庆班》来了一个花脸演员赵彩堂,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说服和优厚待遇的许诺,赵彩堂终于答应留下执教。于是在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又在五美堂办了一个《同庆班》。第二年,蒋家的两个《同庆班》合二为一,统一重命名为《同福班》,为了与早年的《同福班》相区别,便称咸丰初年的《同福班》为“老同福班”。

从咸丰到光绪,经过二三十年的不断整合,安福蒋家的荆河戏班阵容越来越强大,演艺水平越来越精湛,在湘北鄂南一带闻名遐尔。几十年间,安福蒋家戏班以长江为中轴线,流行于长江中游的湘、鄂、川广袤地区,遍及湖南常德地区的临澧、澧县、石门、安乡、津市;岳阳地区的华容、岳阳;益阳地区的沅江、南县;湘西地区的龙山、永顺、桑植、大庸、慈利;湖北的荆州、沙市、江陵、公安、石首、监利、恩施、鹤峰、鄂西自治州;贵州的铜仁;四川的秀山、酉阳等地区。

当是时,沙市被称为是“戏窝子”,戏院林立,戏班遍地开花。外地戏班要想打入沙市唱戏,实非易事,稍有不逊,便会被人砸了场子。所以,一般的戏班是不敢贸然进入沙市地盘的。

然而安福蒋家的荆河戏班却享受了超乎寻常的特殊待遇。沙市同行竟多次邀请蒋家戏班赴沙市“切磋技艺”。蒋家戏班亦多次应邀前往,每每都是载誉归来。于是,曾几何时,荆楚地区便有了“安福搭班,沙市唱戏”的溢美之词。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荆河戏从湖北“嫁”入安福蒋家。而安福蒋家的荆河戏却唱红“娘家”,大出风头。

安福蒋家的荆河戏班唱红了大江南北。

蒋家不仅培植、扩充、壮大戏班,在自家几处花园、祠堂建有戏楼,还创建了几处公共戏台。清道光三年(1823年),在县城关帝庙续修过街戏台。道光十九年(1839年)在县城东兴街火神庙前建起一座戏台。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在县城东门外河街大码头水府庙前建一座戏台。蒋家的戏班和捐建的戏台,把个安福县城热闹得风生水起。

                  不遗余力的最后眷顾   

1943年,日寇铁蹄踏入临澧,全县人民四散逃难,蒋家大院也不幸毁于一旦。树倒猢猻散。蒋家荆河戏班《同福班》顿时失去了依靠,只好作鸟兽散了

19458月,日寇无条件投降的消息轰动临澧,人们自觉地组织了高脚故事、罗汉戏柳翠、蚌壳精、狮子、龙灯等节目欢庆抗战胜利。下街“杨霖记”南货店老板杨振霖不仅是个戏迷,而且几十年来就一直是蒋家荆河戏班的铁杆“粉丝”。他看到蒋家园毁人散,戏班也垮台了,很是心痛。于是他出面牵头,奔走于各地,把流散的同福班人组织拢来。

蒋家人心里更是难受。自家近两百年来,祖祖辈辈历经磨难,千辛万苦扶植起来的剧团,正在如日中天之时却一朝溃散,而自己却毫无回天之力。看到杨老板是个热心肠,蒋家又好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于是蒋家就迫不及待找到杨振霖,近乎哀求的说道:“蒋家近两百年的戏班,竟然败在我辈手中,这是我们不忍心看到、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到了今天这步田地,我们也很痛心。可我们现在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还有能力去管理同福班?但是,同福班的艺术人材不能流失,同福班的艺术技艺不能湮灭。既然杨老板把他们组织拢来了,也就请杨老板‘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烂摊子收拾起来,重振同福班往日的辉煌,也算是帮蒋家于危难之时吧!”杨老板见说得恳切,也体谅到蒋家确已无能为力,也不好勉为其难,只好一口应承下来。没有演出场所,就把关帝庙稍加修整,堵塞了两边的天井,弄了几十张有靠背、上面有圆眼可放茶碗的长椅,将腐朽的台板换掉。经过一番张罗改造,居然也成了一个戏院。

由于是占据关帝庙作戏院,深恐关帝在天之灵见怪,开锣这天,专演为关云长歌功颂德的三场戏《斩华雄》、《单刀赴会》、《水擒庞德》。

1949年临澧和平解放,同福班的艺人也得到新生。为了铲除班名的封建因素,将班名改为《群乐剧团》,并科了一个“群”字班。后又改为《国风剧团》。1954年,湖南省文化局对民间职业剧团进行定点安排,根据历史渊源,将《国风剧团》改名为《临澧县荆河戏剧团》,一直延续至今。

安福蒋家的先人们以其独具的慧眼,认识到戏曲艺术高台教化、寓教于乐的巨大作用,以自己的坚韧不拔和智商财力,开创了临澧戏曲艺术的先河,铸造了临澧民间艺术的历史辉煌。安福蒋家所创建的戏曲艺术这座不朽的丰碑,将永远镌刻在临澧文化艺术史册,铭记在临澧人民的心中。

站点地图 | 局馆介绍 | 机构设置 | 办事指南 | 法规标准 | 网站声明
临澧县档案局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地址:临澧县委院内 电话:0736-5822663
技术支持:临澧县信息化办公室 网络提供:中国电信